第一百四十四章 提升实力
作者:黄翌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我相信圣约克镇的实力,足以抵挡住任何的进攻,就算是亡灵,在兽人大军和矮人大军前面抵挡,我们还能抽出时间来发展自己,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就算是亡灵,也休想对圣约克镇造成损伤。“顾飞苍闻言沉声道。

说起来,顾飞苍之所以能这么说,也是因为手底下的实力再一次提升的缘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活跃的缘故,就在他回到圣约克镇的时候,城堡空间之中顿时急增了足足五颗原力结晶,顾飞苍毫不犹豫的进入寺庙之中,招募了五个僧侣,如今他手底下的僧侣数量已经达到了足足八个之多,八个五级强者,放在哪里都不算弱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积攒,顾飞苍手中的资源也终于充盈起来,肖想了已久的国会也终于建造了起来,从现在开始,国会每天能够为他提供四千金币,让他暂时在金币这一方面没有什么稀缺,当然,前提是他不再制造魔法卷轴的话。

说起魔法卷轴,雕刻屋除了能够制造魔法武器,魔法道具之外,还能够给建筑进行附魔,只要耗费一定的金币资源就可以了,面对将有可能到来的亡灵大军,顾飞苍毫不犹豫的在圣约克镇的城墙之上开始雕刻光明系魔法的魔法符文,争取最大限度的加强圣约克镇的防御力量。

与此同时,顾飞苍还成功的将要塞提升成了城堡,在提供城墙的基础上,还能为圣约克镇提供箭塔,最重要的是,城堡建筑能够提升兵种的数量,其中,戟兵队的数量从每周的三十个,提升到了九十个之多,而弩箭手的数量也从十八个提升到了三十六个,而且,作为四级建筑,城堡对于皇家狮鹫也同样有着增幅作用,从每周的七个提升到了每周十五个。

不过可惜,对于四级兵种,依旧没有任何的增幅作用,让顾飞苍想要拥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剑士军团的愿望落空了,至于僧侣,因为招募需要特殊的原力结晶的缘故,数量增涨如何顾飞苍并不在意,毕竟现在他也不曾将城堡空间中能够招募的僧侣全部招募了。

随着四级建筑的两大基础建筑的建设成功,顾飞苍手底下的实力也增强了不少,其中,戟兵队的数量达到了二百一十多个,弩箭手一百五十四个,皇家狮鹫二十七只,剑士二十四个,僧侣八个,战斗力比起进入永夜之地之前要强出了不少,更不要说这其中还有三个首领兵种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顾飞苍才知道,首领兵种对于兵种的加成并不是单一的,就比如说,瑞恩是盾戟兵,因此能够增强戟兵队的防御力,让他们在结成阵势的时候拥有极强的盾守力量,让他们能够无视部分远程力量的打击,增强生存力。

同样的,作为护卫军的佐伊,也能给戟兵队提升强大的杀伤力,在戟兵队结成阵势的时候,能够发挥战阵效果,极大的提升综合杀伤力。

原本,戟兵队都是斗士学徒等级的兵种,在得到两个首领兵种的加成之后,他们的综合战斗力全都达到了初级斗士的境界,配合兵种加成,和同样水准的初级斗士战斗,他们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这也让顾飞苍手底下最弱的兵种开始发挥出不同寻常的战斗力。

除去兵种之外,城堡空间之中,顾飞苍如今能够建造的建筑一共有两个,一个是宝物商店,一个是金库,其中,宝物商店顾名思义,能够让顾飞苍耗费一定的金币购买宝物,只不过,能够购买的宝物是什么,得看城堡空间刷新出来的是什么,至于金库,则是能够在国会的基础上,每天多增加一千金币,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建筑。

这两个建筑,顾飞苍叶也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建造了,其中金库不说,宝物商店让顾飞苍悲喜交加,喜的是宝物商店不愧是宝物商店,其中各种各样的宝物琳琅满目,让顾飞苍心动不已,抗磨斗篷,极速之靴,魔能项链等等,随便拿出去一件,都是让人抢破头的存在,但悲的是,这些宝物也不愧他们宝物的名声,在价格上,也是同样价值不菲。

哪怕现在拥有了国会,拥有了金库之后,顾飞苍每天的金币成几何数字增长起来,却也不得不望而却步,实在是太贵了,至少在现阶段他无法购买的起,毕竟无论是兵种也好,还是给城墙加持魔法符文也好,需要耗费的金币都不是一个小数目。

购买不了强力的宝物道具,顾飞苍之好将目光投向了制造工厂,制造工厂,作为战争武器的制造地,同样能够提供不少的战争武器,不过,受制于兵种限制,每一种战争武器,顾飞苍只能购买五件,其中,因为远程部队只有两支军队的缘故,补给车只能购买两个。

其实,随着顾飞苍的实力越来越强之后,这些战争机器能够发挥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不过,相对于圣约克镇本就弱小的实力来说,这些战争武器能够增加的力量也不弱了,尤其是急救帐篷,能够对受伤的兵种进行治疗,最大限度的保存顾飞苍的实力。

除了这些之外,剩下的建筑都必须以四级魔法行会为基础,而按照魔法行会的建造规则,顾飞苍的实力必须达到三级魔法行会的境界,也就是成为六级魔导师之后,才能建设拥有七级大魔导师境界的四级魔法行会,因此,在这段时间里,顾飞苍除了耗费大量的金币在战争机器上,就是练习魔法和训练军队。

在这样的情况下,酒馆之中,一个新的英雄出现了,适时的,顾飞苍也出现在了酒馆之中,一如既往的,没有酒馆的提示,不论顾飞苍在酒馆之中扫视了多少遍,也不曾发现新的英雄的下落,最终,还是不得不走向了酒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