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恩仇(上)
作者:黄翌歌
山谷之外,看着山谷之中爆发出的强大光明力量,虎人统领顿时心神一动,这么浓郁的光明力量波动,好像是好几个光明魔法爆发的缘故,山谷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个人类将领和他的队伍到底怎么样了,在那么多亡灵的围困中,他到底怎么才能脱身呢?刚刚是不是应该留下来,帮一帮他才是。

想着,虎人统领又不由看了身边的队伍一眼,只见所有的虎人身上都带着伤痕和疲倦之色,那些羸弱的狐族祭祀更是喘息连连,这还是因为兽人的身体强悍的缘故,如果是人类的魔法师,在这样的战斗中,坚持下来的话,怕是早就累瘫了,

这样的队伍,当时就算是想要帮忙,恐怕也帮不太上,就在虎人统领站在山谷口,左右为难的时候,忽然,一阵气流传来,虎人统领顿时面色一肃,身上残存的斗气瞬间涌动开来,朝着气流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天空中,一声锐利的鹰啼传来,一只巨大的皇家狮鹫的背上,一个身穿法师长袍的人类青年,面容刚毅,手持一根漆黑无比的魔杖,从天而降,砰的一声,皇家狮鹫落在地上,扇动阵阵尘烟。

看着这个人类的魔法师脱困,虎人统领顿时松了一口气,见状连忙迎了上来,“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刚刚山谷里的光明力量是怎么回事,魔法暴动吗?对了,还有你的那些军队呢?怎么没有看见,难道他们?”顿时,虎人统领的脸色微变,似乎只要顾飞苍说还困在山谷之中,他就要冲回去救援一样。

见状,顾飞苍挑了一下眉头,诧异的看了虎人统领一眼,随即摇摇头道:“没事,你不用担心,山谷里的光明力量是我走的时候留下了几个魔法卷轴,想必能够让那些亡灵喝上一壶了,至于我的部队,我既然说能够撤退,自然就能够撤退,他们不就在那儿吗??”说着,顾飞苍伸手指向一个方向。

闻言,虎人统领瞬间回头,只见远处,一支千人队伍缓缓而来,排在最前方的,是两个巍峨的骑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上的铠甲遍布全身,头盔将面目遮掩,手中血红色的标枪好似燃烧的火焰,充满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

在骑士的身后,八个祭祀依次排开,蓝色的长袍带着大大的兜帽,和骑士一样,将他们的面孔遮盖,只露出一个下巴惹人遐思,腰上缠着一根金色的腰带,身上透着一股宁静虔诚的力量,让他们忍不住响起本族的祭祀来。

再往后,是几十个身形高大的十字军,手持一把长长的圣剑,脸上带着坚毅,一看就是百战之师,遇上任何困难,也敢于举起手中的长剑,将其斩断。

天空之中,一群皇家狮鹫翱翔空中,宽大的翅膀将天空遮蔽,层层叠叠,好似一团乌云一样,飞驰在部队的上空,将下方整齐划一的弩箭手和戟兵队牢牢的护住,虽然只有千人部队,可是看起来,绝对不会比一只万人,甚至是数万人的队伍来的差。

见状,虎人统领眼中不由闪过意思赞叹,这支队伍的力量他是见识过的,比起自己虎人族的精英队伍也是不差,也不知道人族之中,从哪里来的如此精锐的队伍,简直叫人惊叹,幸好没有折损在亡灵的手中,虽然,人类和兽人是死敌,可是虎人统领也实在不希望,这支队伍化身不死的亡灵生物。

眼看兵种部队没事,虎人统领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顾飞苍,“感谢你的队伍前来救援,我是虎人族的三皇子豪格,不知道阁下是?”

“不用客气,我只是遵循人类联军的号令,抗击亡灵罢了,我是圣约克镇的镇长,弗朗西斯科·斯图尔特侯爵。“顾飞苍摆摆手道。

“是你?!”听到这话,虎人统领的脸色赫然一遍,身上的斗气顿时爆发出来,一股浓郁的恨意瞬间朝着顾飞苍涌来,带着浓郁的威势,如果是一般人,被这股气势一冲,恐怕瞬间就要受伤了。

好在,顾飞苍到底是个魔导师,能够瞬发魔法,就在那股气势升起的瞬间,他手中的魔杖已经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化作一层光膜,将他护在其中,那气势落在光膜之上,不曾对他造成丝毫的损伤。

两人突如其来的冲突瞬间让场上的局势一边,只见蹭蹭蹭,原本疲倦不堪的虎人纷纷抽出了身上已经残缺的钢刀,站在了虎人统领的身旁,似乎只要他一声令下,手中的钢刀就会朝着顾飞苍批过来。

“你们想做什么?”与此同时,一声暴喝传来,只见两道巨大的身影迅速冲到顾飞苍的身边,两把火红色的标枪瞬间交错在一起,挡在顾飞苍的身前,属于六级斗师的强大气势瞬间爆发出来,和在场的虎人对峙在一起。

与此同时,其他的兵种,也是迅速集结,出现在顾飞苍的身后,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对此,虎人统领面色阴沉,看着顾飞苍说道:“你就是圣约克镇的弗朗西斯科?”

“不错,是我?”看着虎人统领面色不善,顾飞苍也握紧了手中的魔杖,如果对方真的要打的话,他也绝对不会客气的。

“我问你,当初,是不是你带着队伍,袭击了我五弟的运粮队伍,摧毁了我们兽人整整一车的魔晶,导致我五弟的运粮队全军覆没?”虎人统领厉声道,一双虎目此刻瞪的有平时的两倍大,身上散发着一股猛虎一般的浓郁威压,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顾飞苍到底是连圣级强者也见过的人,自然不会将虎人统领的这点气势放在眼里,不过听到他的话,也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刚刚还表示友好的虎人统领会这个样子,说起来,当初自己进入永夜之地,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虎人们还记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