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战
作者:黄翌歌
至于就此退去,顾飞苍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如今寒冬将至,北方风雪席卷之下,且不说兽人族即将大举南下,狂野之外有多么危险,就说寒冬在野外也没有避寒之地,顾飞苍也不是什么厉害斗士或者魔法师,孤身在外,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就要冻死了。

再说了,顾飞苍如今没死,日后必定会返回白石城,返回克罗斯王国,如今他有军令在身,若是就此离开白野哨所,怕是一个违抗军令,逃兵的罪名就要落在他的头上,到时候也是难逃一死。

最后,城堡空间提供的毕竟只有初始资源,其中金币还好,议事堂每天可以出产五百金币,水磨工夫慢慢磨倒也可以获取,可是其他的,诸如木料石料,魔晶魔核,就不是依靠城堡空间能够获得的,他必须尽早获得一个根据地,而白野哨所,就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因此,看着越来越近的狗头人,顾飞苍非但没有等到他们经过之后悄然退去的想法,甚至于,心中有着要将这群狗头人歼灭的念头。

顾飞苍和十四个长枪兵小心翼翼的匍匐在草丛中,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狗头人祭祀,长枪兵和顾飞苍心意相通,知道顾飞苍的目的,眼看狗头人越发近了,一个个也犹如紧绷的弓弦一样,蓄势待发。

终于,似乎是幸运女神的眷顾一般,眼看到白野哨所近在眼前,原本围在狗头人祭祀周围的狗头人们,也顿时欢呼起来,这是所有人在回归家庭所在的共性,没有防备,全身松懈。

长枪兵虽然只是斗士学徒等级的一级兵种,却是身经百战,这一下松懈不过瞬间而已,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已经足够了。

只见两个长枪兵健硕修长的大腿犹如青蛙后腿一般有力,种种的在地上一蹬,整个人犹如炮弹一般,朝着露出破绽的狗头人祭祀冲去,于此同时,八个长枪兵也是紧随其后,结成阵势,朝着其他的狗头人扑去,另外四个长枪兵则牢牢的将顾飞苍围在中央。

一瞬间,攻击,掩护,防御,十四个长枪兵犹如计算器一般精准,动作丝毫不差,好似十四个人共用了一个大脑一般默契。

如此迅速精准的攻击,顿时打了狗头人一个措手不及,眼看锋利的长枪朝着自己的胸膛刺来,老迈的狗头人祭祀瞪大了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敢置信,嘴里发出哀鸣的嘶吼,蹒跚的双腿不住的后腿,想要避开眼前的长枪。

与此同时,他手中那粗糙无比的法杖也举了起来,那法杖上镶嵌的魔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狗头人祭祀嘴里,古老而神秘的咕噜声回荡在山麓之中,想要释放出强大的攻击图腾,杀死眼前的卑劣的人族。

虽然,狗头人祭祀的反应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是,他到底只是一个年迈的法师,而不是勇猛的狗头人战士,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脱离长枪兵的铁枪,更何况,为了击杀狗头人祭祀,两个长枪兵同时出手,完全封锁了他的退路,就算他能避开其中的一人,也绝对没有可能将两道攻势全都避开。

眼看狗头人祭祀后腿,连个长枪兵发出一声整齐的呼喝,一个大跨步,长枪猛地突刺而来,噗嗤一声,锋利的长枪瞬间洞穿了狗头人祭祀的胸膛,他那还在颂唱咒语的嘴里,顿时涌出滚滚的鲜血。

那饱含不甘和浑浊目光的双目顿时暗淡下来,身体痉挛几下,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狗头人祭祀的死,瞬间让这些狗头人愣住了,加上从一开始,这些长枪兵就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两者相加,何况长枪兵的实力还在他们之上,很快,只听的噗噗噗几声,又有三个狗头人死在长枪兵的手中。

如此接二连三的死亡,终于让这一小支狗头人反应过来,只见他们嘶吼着发出悲鸣的声响,拿起手中的武器就朝着长枪兵和顾飞苍杀了过来,与此同时,白野哨所之中的狗头人也发现了不远处的战斗,一个个拿起武器冲了下来。

见状,长枪兵瞬间结成阵势,六人一组,排成两排,组成抢阵,和狗头人厮杀起来,剩下的两个则牢牢的守在顾飞苍的周围,寸步不离。

说起来,狗头人的数量和长枪兵相差无几,长枪兵实力虽然强悍,但狗头人也不弱,不过,如今,狗头人因为狗头人祭祀死去的缘故,加上他们本身也不是兽人族的精锐,各自为战,自然没有长枪兵的实力强劲。

只见长枪兵枪出如龙,每一次冲击,都能带走几个狗头人的性命,不过几个回合,狗头人便已经被斩杀近半。

不过,长枪兵也不是没有弱点的,手持三米长的长枪,让他们拥有强悍的进攻能力,可是同样的,一旦被近身,他们的杀伤力也会被削弱。

在刚开始的战斗中,那些使用长矛的狗头人因为攻击距离的缘故,根本无法和长枪兵抗衡,很快便被长枪兵斩杀了,可是那些使用刀和匕首的,往往更加灵巧,一旦近身之后,也给长枪兵带来了不少的损伤,不过片刻的功夫,长枪兵队伍里也是个个带伤。

不过,狗头人终究是大势已去,便是拼死战斗下,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最终,还是被长枪兵们尽数消灭。

战斗过后,长枪兵们伤痕累累,就连顾飞苍也是狼狈不堪,甚至有个长枪兵腹部被洞穿,身受重伤,却是因为要护着没有战斗力的顾飞苍的缘故,这个长枪兵便是拼死保护,也最终付出了重伤的代价。

好在,在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之后,顾飞苍的第一战宣告大获全胜,打扫战场之后,没有在白野哨所之中发现多多狗头人,顾飞苍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那个受了重伤的长枪兵问道:“士兵?你的伤势没事吧?你们知道要怎么治疗身上的伤势吗?”